真正成功的人从来不靠运气(成功不是偶然,努力才是必然)

创业,三分勤奋七分运气!

创业成功本就不易,守住初心、稳步扩张往往难上加难。

真正成功的人从来不靠运气(成功不是偶然,努力才是必然)

这位创业朋友,凭实力把自己的团队越做越小,把市场越做越窄!

陈辉,今年49岁。五年前与朋友一起三人各入15万开始创业。小本投入,且能当年回本,算是创业大军中运气较好的一员。

从2016年三人各15万合股创业,到2021年底预计陈辉共收益290万左右。从五年收益水平上看,跑赢了大多数打工族,从做老板角度上讲却是不及格的。

›第一年个人收益43万(分红23万,工资20万含老婆工资),在编人数7人。

›第二年个人收益65万(分红45万,工资20万含老婆工资),在编人数8人,增加一名跟单文员。

›第三年个人收益75万(分红55万,工资20万含老婆工资),实体渠道股东撤股。在编人数7人。

›第四年个人收益70万(分红36万,工资20万含老婆工资),工厂电商渠道股东撤股。在编人数6人,减少一名车工。

›第五年独家经营收益35万(销量下滑净利润预估15万,工资20万含老婆工资)。目前在编人数6人。

他们的起步非常漂亮,第一年实现赢利,对50万以内投资小厂而言分红数已不低。

后来的发展却让人惋惜:第三年和第四年销售走高,增长的销售利润都被用于分红了,不能在创业企业的“黄金三年”实现规模拓张。

后来意见不合,股东相继撤股,转独家经营。第五年也因租金翻倍、疫情、电商等因素影响销售断崖式萎缩。开始徘徊在生存边缘。

近日的一次交流中,陈辉感概说: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旱涝不保收”的打工仔。兜兜转转五年又回到原点。不知能坚持到哪天。

格局决定高度

陈辉,原是一名小微私营家纺工厂的厂长,年薪15万左右。农村出身的他,小学文化,17岁来到珠三角做厂工,从最基础的打杂、发货做起,一步步做到厂长。他虽然文化不高,但为人热心,做事细致,受到身边老板、同事的喜欢,20多年的打工生涯也积攒了不少人脉。

合伙人刘聪:85后电商公司老板,经营着天猫、京东、苏宁几家家居类电商旗舰店。借着早些年电商东风,85后的他仅了3年就做到了年销售额千万以上。家纺只是其中一个小品类,也是刘聪对各品类供应链垂直布局的一部分。所以他只参股不参与管理。

合伙人:王斌,陈辉老乡,70后。一直在家纺领域做渠道销售,积攒了很多品牌甲方资源和经销商客户。也不参与工厂经营。

三个人刚好,一个电商、一个渠道、一个生产,各占一股组成了完美的铁三角。刘聪和王斌仅投资不参与经营与生产,陈辉全权管理工厂。生产之余,自己也跑经销业务。产品用的是陈辉名下个人持有品牌。为了提高收益方便管理,陈辉将家中老婆(同行业技术车工)、侄媳、叔叔都叫入了工厂做工,仅请了一名外人员工打版师傅。也可见两位合伙人对陈辉的信任。

是什么导致陈辉后来的落败呢?

真正成功的人从来不靠运气(成功不是偶然,努力才是必然)

短视:对短期现金收益的强烈欲望

陈辉是农村苦孩子出生,活到40多岁,夫妻年收入最高也就20来万。一下子首年看到收益(分红加夫妻俩工资)达到43万,瞬间被金钱冲昏了头。这也导致其他股东提出暂不分红,把品牌推广做上去,把品类品质完善做高,他均不同意。他的目标只有一点:每年分红!当股东们纷纷撤股时,他还不理解,我辛辛苦苦经营工厂,让你们不干活还白白分红,居然还不满意。

陈辉的分红欲望缘自对物质享受的欲望。

第一年分红后,他和老婆均配置了广东人最喜爱的黄金三件套:大粗链子、宽手镯、扳指和钻戒,衣服包包消费也开始进去“单价千元俱乐部”。第二年,两人花光积蓄贷款买了一套140多平的大房子。第三年,两人贷款买了一辆奔驰SUV车。以至于他的家庭负债率极高,每月还贷3万元左右。倒逼他后面两个即使股东以撤股相逼,他还是坚持要分红,因为不分红,他的家庭开支就无法填补。

个人利益最大化

如果说分红和投资扩大化上的分岐是股东散伙的缘头,那么陈辉对产品商标的固执持有,则是最大的因。

当年创业时间紧,加之股东间的信任,用了陈辉个人名下品牌。后来两人均要求陈辉将品牌商标公有化,即转入公司名下。但陈辉说这是他的原则,绝不妥协。做商品的都明白,品牌商标才是经营的最大财富,但你的坚持也是断了别人的希望。

刘聪在电商平台在前三年运营中,为工厂带来了近50%的销售额,线上的品牌包装、活动推广都需要较大的投入,工厂这些费用分担,陈辉本就颇有微词,觉得线上部分是你个人收益与厂里无关,却要厂里承担部分推广费很不合理。再要把商标也共有了,自己等同为他人作嫁裳。

王斌带来的客户以品牌贴牌和商场经营商为主,贴牌产品做工复杂,品质要求高,量大但利润相对较低,陈辉觉得劳时劳力收益不高,不太愿意做。在第三年开始,陈辉就有意的推掉这类订单。而商场经销客户对品类和品牌均有一定要求,这一点上王斌与刘聪看法一致,工厂加大投入:包装品牌,加强产品开发,提升品质扩大品类。也是陈辉也不乐意的。

陈辉自己的业务订单以散批客为主,这类经销商多数是三四线城市家居门店为主,品类单一,产品要求不高,以中低端跑量款为主,是陈辉个人最擅长的生产领域。所以他更倾向于加大这个市场的开发,第三年和第四年,陈辉凭他的勤奋和努力也确实拓展了一大批这类经销商,这也让他有底气面对其他股东的撤股威胁,最后单干。

对市场风险预判不足

陈辉创业的前四年算是顺风顺水,虽然股东分家但不伤元气。

最致命的是第五年工厂成本走高:因为环保要求,工厂被搬迁,新厂房租金翻了一倍多,又额外投入了一大笔装修费用。而今年的整体市场受疫情影响加大,实体店铺举步维艰,小家居门店抗风险能力低,原有客户很多破产关门,市场被收缩。电商渠道丢失,刘聪撤股后虽未下架商品,但不推广就只有原订单量的20%不到。

陈辉在前期的经营中,并未对市场可能出现的各种风险进行提前研判,更谈不上抗风险能力的储蓄。

市场营销界一直有种声音:未来的10年里,2021年或将是最好的一年。想必陈辉靠“熬”是过不去的。
唯有寻求改变来自救。

本文来自作者:网创妙策,不代表网创妙策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cmcom.com/6500.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