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把我当做挣钱的工具怎么办(别人利用你当赚钱的工具 )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每每对父母有怨言内心动摇时,阿芸就用这句话加固她那份可怜的孝心。

阿云家中排行老二,上面一个哥哥,下面一个弟弟。她用前半生诠释了如何给兄弟们“承上启下”,如何给父母“遮风挡雨”。

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孩,从懂事起,阿芸总是格外让父母“关注”,格外的被父母用心“培养”。

懂事起家里的家务她一手承包。

父母理由很充分:你是女娃,做家务是本分,现在在家里教会你,将来去婆家才不受欺负。

哥哥弟弟从不用做家务,偶尔煮个饭菜也要被父母拿到亲戚面前“夸耀”无数次。父母对她说不要求哥哥弟弟做家务是因为:男子汉多做家务容易让人瞧不起。他们将来要娶媳妇儿,得从小培养男子气概。

地里的农活没有一天缺席,8、9岁开始就成了家庭主劳力。

父母理由依旧充分:女孩子要从小独立自强,做过苦力才更有韧性熬出头。直到现在阿芸自己开托管机构赚了钱,父母也把功劳记在自己身上,“如果不是小时候对你的锻炼,你哪会有今天的成就”。

父母把我当做挣钱的工具怎么办(别人利用你当赚钱的工具 )

哥哥弟弟干农活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很小时候西游记热播,哥哥到点就回家看电视,唯有她不能走。后来大一点,他们和朋友闲逛打游戏父母也统统允许!父母理由:男孩子要放养,多接触社会,多出去交朋友长见识,窝在家里闷在地里没出息。

中考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被要求改读幼师中专

父母“殚精竭虑”的为阿芸做好了人生规划:女孩子成家后就没法专心工作了,要早早走上社会早早工作早早积累。而且做老师最好了,工作好找有保障,寒暑假长,女孩子做老师也更容易找对象。

成绩一般的哥哥弟弟都上了高中,哥哥复读一年考了一个大专,弟弟复读两年也不过考了个自费三本。父母理由:男孩子18岁还不定性,出去工作赚不了几个钱还容易学坏,不如多给几次机会,上个大学入社会门槛也高一些。

18岁毕业被要求回县城工作

18岁阿芸幼师毕业,本来在校招时通过了省城一家公立幼儿园的面试,待遇机遇都不错,但父母一致反对她留着省城。理由:省城离家太远,女孩子在外地工作让人不放心,在父母身边有个照应。

哥哥大专毕业留在省城,弟弟则去了一个准一线城市。父母理由:男儿志在四方,围着家转没面子没出息。

婚前除少量生活费所有工资上缴

阿芸回到家乡,在县城一所幼儿园找了工作,园区有宿舍和食堂,于是她每月工资基本都被父母要走,有时连买个“高档”点卫生巾都不够钱。

最初几年父母总是和她说:自己年级大了,这病那痛,干活很辛苦,哥哥和弟弟还要交学费生活费,父母不知还能干到哪一天就死了。每每说到这里阿芸就哭的稀里哗啦,她心疼父母,怕他们老去甚至离去,心甘情愿俭省自己把钱给父母养家供哥哥弟弟上学。

后来哥哥弟弟都毕业工作了,阿芸想要回工资,但父母说:女孩子拿钱不安全,怕被人骗,给父母代存着以后做嫁妆。

结婚时父母只关心彩礼,老公家里情况并不多问

阿芸谈恋爱了,是一位转业军人。男方转业后在某单位开车,虽然待遇不高,在县城也算“铁饭碗”。谈了三年后,阿芸和父母提及男朋友,并计划结婚。

父母见了男方,简单问了对方父母收入及个人工作收入等情况。私下里对阿芸说:你真是个“命苦”的女娃,男方父母也是农民,县城还没房子,而他一个司机能有什么钱呀,你以后要吃苦了。

本以为父母会直接反对,但他们话锋一转说到:“你们既然自由恋爱,做父母的也不好干涉,但过彩礼的礼数一定要到位,否则我们坚决不同意婚事。彩礼也是为了你,要不然男方不花钱娶进门肯定不会高看你。村里你同学结婚就拿了8万8彩礼,女方很有面子的(同学结婚在彩礼基础上加了一点做嫁妆全部带回小家)。”

阿芸和男友说了彩礼的事情,两人很是为难,毕竟十几年前在县城里能一下拿出这么多钱的也不多。男友安慰她,自己转业时有一笔钱一直没动,这些年也存了些钱,本来准备在县城买套婚房,如果“爸爸妈妈”这么看中面子,就先用到彩礼上,等婚后回了嫁妆再买房。这样一番合计后给了9万9的彩礼,天长地久寓意吉祥,想着结婚女方也总会回嫁妆,给多点大家都好看。

过了聘礼,父母非常高兴,到哪都和人讲自己女儿多么有本事。但听了阿芸说彩礼钱婚后准备带回去买婚房,父母就开始喊穷,说自己活到50多岁还住在农村“土平房”里一天福也没享过,而哥哥明年也要准备结婚。他们让阿芸先租房结婚。阿芸说:那嫁妆就按男方彩礼金额回,我工作7这些年的工资一直在你们那里,这些我不要了,留给哥哥以后在省城买房吧。父母听完竟然哭了,责怪自己无能,省城房价1万块,这点钱哪里够,让阿芸多想想哥哥,县城房租便宜,房价也便宜,以后买房机会多,哥哥再不买涨上去就买不起了,买不起房也娶不到媳妇。

在父母的哭诉声、男友家人的鄙夷声和小两口无可奈何的叹息声中,他们租房结了婚。嫁妆只有几床被褥,一台洗衣机,一台热水器。

嫁在“家门口”,阿芸成了父母“遮风挡雨”的依靠

阿芸婚后因离家近,父母家里买日用品、换季衣物、看病吃药都是她全部包揽。甚至每个节日给亲戚回礼都是安排她去操办,而且要买父母指定金额或品牌的礼品,要不没面子。亲戚送来的礼品父母会挑选好的集中起来用大巴车捎给在省城工作的大哥。

父母把我当做挣钱的工具怎么办(别人利用你当赚钱的工具 )

哥哥家小侄女出生后,母亲去省城给他们带小孩,说父亲有老年病总要吃药看病,同去会给哥哥增加生活负担和麻烦,一个人在家又不放心,让阿芸把父亲接到县城家里同住照顾。

而早几年前阿芸家宝宝出生,因她婆婆身体不好无法带孩子,无奈请父母帮他们看过一年孩子,在他们要求下按比当地阿姨还高的工资每月给父母钱。后面孩子1岁多阿芸开了托管机构,就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的熬过来。

哥哥家孩子上幼儿园后,母亲又回到老家,他们没要哥哥家一分钱,自己几年没有种地,没有钱就会暗示阿芸该给生活费了。

弟弟结婚成了压倒阿芸的最后一根稻草

弟弟在准一线城市工作,谈了一个同城工作的女朋友。前年两人准备买房结婚,但该城市房价近3万块,两人看中一个80多平的两房,算下来首付也要80万。

弟弟自己能力一般工资不高,工作了好几年也没什么存款,他问父母“借”钱买房。但父母都已经不种地几年了,每年一点土地承包费连生活支出都无法满足,全靠阿芸补贴,哪还有钱“借”他们呢。

父母让阿芸给弟弟筹钱,阿芸婚后创业开了幼儿托管园,确实赚到些钱,但他们这些年要买房买车养孩子养父母,手里并没有太多存款。阿芸说只能出10万了,其它让弟弟自己想办法,自己结婚也是租房过来的。

父母听后大骂阿芸不孝,不像个姐姐,居然让弟弟租房结婚,让他们老脸往哪搁。父母让他们把房子卖了先给弟弟买房,以后挣钱了再买回来。

阿芸终于在父母不可理喻的要求下爆发了!她哭诉多年来对自己的不公和委屈,但父母并没有一丁点的自责,反而说:“女孩子能往娘家拿钱才是本事,娘家才是你的亲人。你和孩子过得好不好,那是你老公和家公的责任,和我们哭什么,有气球找他们。我们把你培养这么能赚钱,你老公家早就赚了,回馈点钱给娘家兄弟不是应该的吗。”

阿芸终于醒悟:父母不是不明白,而是太明白,自始至终阿芸这个女儿不过是他们的赚钱工具罢了,和田地里的牛又有什么分别。

醒悟后阿芸决定后半生为自己为小家而活

阿芸把自己18岁开始为家里所有的付出都罗列出来,足足五页纸的表格,不算体力精力付出,真金白银都有60多万,那是她半生的辛苦所得,也是委曲求全的前半生写照。

她逼着父母在清单上签字,吓唬他们不签以后一分钱都不再出,同时录音留证。做好这一切,她把签字清单和录音发给哥哥弟弟,并正式通知他们,以后父母养老三人平分,而自己的那一份暂时从清单里扣,直到扣完为止,如果不同意就法庭见。

当然父母会来找她闹,但闹一次,阿芸就拿着清单挨个亲戚邻居家去哭闹,控诉父母这些年的种种不公。自己的父母自己了解,他们终究是好面子的人,这样你来我往的闹过几次就不闹了。不闹时阿芸也会给他们一点生活费,闹就几个月什么都没有。久而久之关系就这样被重塑了。

所有关系中的不平等,都是源于一方的自愿妥协罢了。世界没有傻子,只有傻傻分不清。

本文来自作者:网创妙策,不代表网创妙策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cmcom.com/647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