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真的是一辈子改不了吗(家暴会遗传吗)

我曾经有过一个家,在我自己看来是幸福的家:漂亮温顺的妻子(我不愿称她为前妻因为我很清楚自己的德行一辈子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看上我),2个儿子。大儿子聪明好学曾是班里的班长,小儿子浓眉大眼白白胖胖。

男人有恃强凌弱的天性,每一场不幸的婚姻,女人大多起于爱情终于绝望,男人大多起于征服终于践踏。

妻子是同乡人,虽是家族长辈介绍,但美丽的她让我一见钟情。本来还有点犹豫不决的妻子在我火热的攻势下很快妥协沦陷,我们相识6个月后她怀孕了,家里开始筹备我们的婚礼,仓促中也没有来得及拍婚纱照,妻子曾说是她一生的遗憾。

在婚礼前一周,她还在为婚纱照纠结赌气,在一次和朋友的饭局上她很不面子的使性子离去,回家后更是和我冷战,我抑制不住尊严被挑衅的怒火,狠狠打了她一个巴掌。她哭着回娘家要退婚,但身处单亲家庭的她后母说了算,还有快五个月的肚子都不允许她再“任性”,我本来心中很后悔也很忐忑,但发现她的“任性”没什么底气,我嘴皮哄哄很快就好了,一周后我们照旧结了婚。这样不对等的第一次交锋,给了我极大的鼓舞和胆量。让我用婚姻占据她的人生和青春美貌后有了更大的快感:武力征服!温顺诚服!

家暴真的是一辈子改不了吗(家暴会遗传吗)

这种征服快感从小被植入在我的身体里,它源自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是个强势的人,也是我家族里的“战斗赢家”,母亲凭着她1.68的大个子,打架时不的要命和下手的狠准快,以压倒性的优势打遍全村,我的父亲、伯母和婶子都是手下败将。

可能是打顺手了,我3岁时母亲开始对75岁高龄的爷爷奶奶不满足于语言攻击,开始出手抽打或脚踹,父亲本就是个平日受气的人不敢管,大伯看到爷爷奶奶被打后,出来和母亲对打,但被母亲用一根刚砍回家的木柴条抽中了眼睛,虽然没有失明但也留下了终身的视力损伤。在那第一次打老人不了了之,后面慢慢大家习惯了母亲对爷爷奶奶对兄弟姊嫂的态度,都对她束手无策、敢怒不敢言。而我和哥哥姐姐从小也是在母亲的“棍棒教育”下长大。

从小我就明白:没有吵赢的道理,只有打赢的真理。

直到‬‬多‬年‬后‬‬社会‬告知诉‬我‬:什么‬是‬真正‬的真理‬。

结婚后,我们的日子过的并不太平。没有学历的我却有颗坚定不移当老板的心,陆陆续续尝试过养殖鸡鸭、生猪、鱼塘,种植果园、菜园,可也都是赚点赔点,再赚点又赔点,折腾了7、8年也刚好够个温饱。

那‬些‬年里‬‬我‬和‬妻子‬的‬战争‬从‬最初‬的‬一年‬打‬一次‬架‬,发展‬到‬平均‬一个‬月‬打‬一次‬,再‬到‬像‬上瘾‬了般‬只要‬不‬顺心‬就‬想‬上手‬打‬她‬。

她闹离婚我就打她,她跑我就打儿子。

人大多时候都是爱犯贱的,有了眼前的“逆来顺受”,还想追求远方的“刺激挑战”。

家里混不出名堂后,我带着妻子来到佛山打工,大儿子留在老家给母亲带。

那几年到处是招工难,可算是打工人的辉煌岁月,旺季时一人一个月可以拿到1万多块。很快手里有钱心就不安分了,我开始迷上网赌,妻子每每和我吵,我都用拳头让她闭嘴。后来她怀上了小儿子,一次打架中打中了她的肚子,险些流产。做爸爸的责任感让我第一次意识到:家暴是不对的,需要克制武力,关爱妻子。

之后我努力的戒掉赌瘾,好好为孩子存钱。工厂环境和气味都不利于孩子,所以妻子在肚子刚刚大起时就辞职回老家养胎,我自己留着工厂继续找钱。

妻子走后两个月,我又不自觉地迷上了厂里一个女工友。后来被她老公发现,带着一群老乡把我暴打了一顿,那天下着雨,他们把我打倒在水坑里,身上落满了泥泞的脚印。

工友老公一脚踩着我的背,一手抓着我的头发,问我:听说你很厉害嘛!把那么漂亮的老婆驯的和耗子一样,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看来也就打女人的本事。

作为一个从小在被打打人环境下锻造的人,这种语言藐视最具伤害性。我铆足力气把他掀了下去,但紧接着是他们更无顾忌的踢打。那一战,我落了两颗门牙,并且成了那一片打工圈里的红人和笑话。

被打视频传到妻子眼前时,她已经快生产了。她只催我快回家,别的什么也没说。

这个世界最深的水,一定是女人盛放委屈的泪水

家暴真的是一辈子改不了吗(家暴会遗传吗)

我灰头土脸的回到老家,对于接待我的家和家人,没有感激,只有戒备。我敏感的捕捉妻子的每一个眼神和动作,是不是有幸灾乐祸、大仇得报想法?

终于在各种克制各种敏感多疑的心理驱使下,我又一次打了妻子。这一次,直接打进了医院,打出了小儿子,好在当时已经38周多,大人孩子都没有大碍。

妻子生完孩子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起身抱过孩子,她总是定定的躺着或坐着。出院的那天早上,在我和母亲都不在的空档,妻子出走了。

孩子满月后,我收到了她寄来的离婚协议书。孩子、家、财产她统统不要,只要一个签字。

离婚对有些人是新生,对有些人是死刑

经过一次次拉锯,我们终于在孩子一岁时离了婚。手上牢牢把握了十来年的缰绳突然被抽离,我感到万般不适。

我的母亲依旧强势而唠叨,我开始用拳头让她也学会闭嘴,我知道这招我用了十几年最好用。

我的孩子哭闹找妈妈,我就打屁股,打到他们哭不出喊不出为止。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发泄的是接连失败(被人打,被离婚)后的不甘心。直到有一天,我抽打母亲后,母亲和儿子们一起跪下来,母亲哭着求我:“求求你,你走吧,放过我们,放过孩子”。

我的心一下子被刺痛了,颓废的坐到地上,看着已经白发苍苍的母亲,看着衣衫不整的大儿子和满脸鼻涕泪水的小儿子。这些我至亲的人也要推我走,我究竟做了什么?

我又回到了打工的路上,不同的是:这次没有妻子的陪伴,也没有了母亲和孩子们的期待。我像一个瘟神一样被他们求着“赶”出了家门。

一个人的幸福是有数的,你挥霍的越快,落魄就来得越早。

我换了另一个城市打工,不再网赌也不敢沾惹女人,我不和老板顶牛也不和工友意气用事。我总是埋头做事,赚钱,寄钱回家。

大家都说我是个“老实人”,不少厂里的大姐热心的帮我介绍对象,和对方女子说:“这样一个好脾气、能干、没有坏毛病的踏实男人到哪找?”我总是憨笑着推辞,说自己配不上人家,不准备再结婚。

因为我知道:我酿的苦果才刚刚长成,知道真相的女子,怕是有十个胆也不敢嫁给我。

家暴真的是一辈子改不了吗(家暴会遗传吗)

刚过去不久的国庆节,我依旧没有回去,我给母亲转了2000元钱,给孩子买了两把玩具枪快递回去,以弥补不在家的“愧歉”。国庆第三天,我接到老家邻居的电话,说家里出事了:

那天,哥哥和弟弟都要争抢其中一把更大的枪,和往常无数次发生的一样:哥哥烦弟弟哭,哥哥打了弟弟,奶奶拿起棍子“教育哥哥”…但这一次我11岁163高的大儿子夺过奶奶手中“教育棒”,一棍一棍的抽打在奶奶身上,边打边怒喊,奶奶在地上打滚儿痛哭求饶也不停手,3岁半的弟弟在旁边停了哭声,看着激烈的“战斗”拍起手来,一边“大赞”:哥哥好厉害!一直到旁边邻居听到“哭声”、“喊声”、“笑声”过来制止。

我慌忙请假回老家,进了家门抄起门后的棍子朝大儿子打去,棍子还未落下,母亲就把大儿子拉过在身后,两人异口同声地说:“不用你管!”。小儿子则躲在奶奶身后的另一边,半露着脸警惕的看着我这个突然闯进的“外人”。就这样大半年后的相见,我们以这种姿态对峙……直到我手中的棍子落败。

但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本文来自作者:网创妙策,不代表网创妙策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cmcom.com/646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