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能不能赚钱(短视频赚钱的6种方法)

短视频可以实现吗?(短视频有六种实现方式)。边肖将带你了解更多。

短视频的创业战场瞬息万变,但变现始终是进入者关注的大问题。

短视频能不能赚钱(短视频赚钱的6种方法)

从微博、美拍到今日头条,企鹅、大鱼等平台都在争夺优质短视频内容,纷纷拿出丰厚的补贴计划、流量扶持和商业套现计划来吸引短视频用户。但是对于很多短视频团队来说,平台补贴只能说聊胜于无,更多的还是要靠广告和电商的探索。

今天石岩网站建设公司胡阿祥科技就为大家详细分析一下目前短视频的变现方式。

一、平台分成和奖励补贴

毫无疑问,没有比金钱更能直接打动内容生产者的诚意了。短视频平台也一样。从2016年4月开始,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短视频,各平台补贴政策也随之而来。

补贴分成是无数平台吸引内容创作者常用的方式。基本逻辑是通过相对丰厚的补贴,让内容创作者在平台上创作内容、聚集粉丝。同样,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有MPN(multiple Platform network)的概念,就是把自己的内容做成一个平台网,吃不同的份额。

在重金补贴下,部分内容创作者的变现需求基本可以得到保障,有时甚至超出预期。如果内容质量足够高,可以细分,平台补贴和流量分成会非常丰厚。

面对平台补贴分成,内容创作者需要注意什么?新工作室联合创始人李阳先生分享了两个经验:

第一点不建议做平台化的内容分享。毕竟平台分成的目的只是支持创作,并不能成为赚钱的核心手段。

第二点每个平台的所谓补贴都有自己的节奏,所以大家做内容一定要跟着平台的趋势走。跟着平台的节奏走是比较关键的,尤其是起步阶段。

二、广告

事实上,对于大多数短视频创作者来说,广告确实是一种直接可见的变现方式。

目前短视频中的广告有四种:

1.贴片广告

2.浮动窗口标志

3.在内容中植入创意软文

4.卖视频里的商品做电商

我们就以papi酱视频内容中的广告植入为例简单说明一下:

贴片广告:通常出现在片头或片尾,主要揭示品牌本身。

浮窗logo:出现在短视频播放角落的品牌logo。

创意软植入:广告将与内容结合,成为内容本身。

当然,不是每个短视频创作者都能像papi酱一样,一个贴片广告就能拍出2200万的高价。更多的创作者还需要担心广告会伤害粉丝的问题。怎样才能更好的利用广告来实现呢?青藤文化CEO纪方圆曾经和新榜分享过两个经验:

首先可以说说整合营销,不是简单的植入。我未来的短视频广告玩法一定是找一个点,短视频就是一个起点。这样切入之后,就可以在原有内容和IP的基础上,与广告主进行更深入的博弈,从而保护粉丝和自己的IP。

第二,如果能说一整季,千万不要说单个节目。如果单期谈合作,沟通成本高,利润低。但如果能一季或全年都买,沟通成本会降低,利润率会提高。

三、电商卖货

相比容易触及天花板的平台补贴和广告植入模式,短视频+电商更有想象空间。

以短视频起家的“一”,是在电商方面发力,打通内容与消费者行为之间的链条。

淘宝店主Honey CC曾经凭借美拍上发布的一个短视频,几乎零成本卖出了3万条牛仔裤。视频展示了不同的人试穿裤子,夸张搞笑的拉腿抬腿,让人捧腹大笑,激发观众的参与感,证明了裤子的品质。

即使是单打独斗的短视频名人,通过引流淘宝和微信业务,也能赚得盆满钵满。比如@搬砖肖伟,他通过工地上的健身视频迅速火了起来,在个人页面放了一个卖鞋的微信号,依靠微信业务购买水货运动鞋,实现了财务自由。

除了流量补贴,平台支持人,现在还有一种打通导购渠道的形式。比如渴求内容的淘宝,推出了短视频导购平台地图淘宝,将短视频分发到手机淘宝多个导购场景。美拍还为粉丝超过10万的人提供了边看边买的功能。用户在观看短视频的过程中,可以根据人们推荐的产品进行下单。

在各个平台争夺优质短视频内容的当下,除了砸出上亿的补贴,更重要的是提供一个丰富且可持续的商业变现生态。

四、走向MCN的制度化运作

从国外到国内的网络名人,现在都在向机构化、平台化的方向发展,以签约的形式集中网络名人资源。比如papi酱火了之后就做了papitube。截至今年4月,已签约近30位短视频创作者,为不同粉丝受众制作内容。

作为黑马进入短视频行业的“办公室小爷”,也是通过这种方式迅速成长起来的。首先,“饮水机里火锅炒菜”“瓷砖烤牛排”等视频走红,让大家记住了这个在办公室开脑洞的任性小爷姐。接着,她又推出了第二个IP《办公室工作》,而这一切其实都是背后的洋葱MCN。

MCN公司可以为其短视频人才提供广告合作、包装推广、内容分发、版权维护等服务。单个IP是有天花板的,但是聚集一群IP可以达到集群效应。

5、知识付费

为短视频和知识付费,无疑是近两年内容创业者讨论最多的话题。如何包装付费知识更好看?如何让优质短视频拥有更强的用户粘性和变现能力?两者结合可能是另一种方式。

美国问答平台Quora开始测试视频问答服务。国内也出现了类似的短视频付费问答平台,但还没有像“按答案回答”这样一夜走红的产品。

国内短视频创作者也开始尝试内容付费。新锐工作室联合创始人李阳曾经在新锐榜的活动中说过,他们做的一个影视行业初学者的视频教学节目,卖了一万多份,做了300多万的销售。这也要求视频内容要专业,垂直度高,准确率高,知识属性强。

但由于短视频时长有限,内容深度受到很大限制。对于想走知识付费路线的短视频创作者来说,可能需要另辟蹊径。比如关注年轻一代“认知升级”的“丁雪饿”,制作一系列脑洞大开的科普知识短视频,通过内容寻找可能的潜在商业伙伴,与App、中信出版社建立合作等。

短视频能否在内容付费领域大放异彩?我们拭目以待。

六、短视频野心

谈及未来,不止一个短视频创业者提到了电影和院线电影。即使在手机的方形触摸屏上获得了上亿的曝光,但对于这群人来说,不发光的大屏依然有着致命的诱惑。那里有梦想,也有商机。

过去十年,中国电影市场的快速增长甚至吸引了好莱坞的注意。2016年中国电影票房达450亿元,周星驰《美人鱼》票房达33.9亿元。无论短视频有多暴力,一切在票房数字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除了电影,另一个被广泛提及的未来战略是IP。虽然我们甚至无法给IP一个准确的定义,但这并不妨碍短视频创业者对未来的畅想。值得一提的是,阳光善良的小和尚一禅是由苏州大禹网络制作的。

在定位上,一禅是日式度假,在人性化设计上,一禅要走温暖、正能量、真善美的路线。在团队的设想中,一禅还将学习中国文化,他更远的梦想是代表中国文化出海。在知乎上,有朋友评价一禅的动画是“岁月在指尖静静流淌的感觉”。

一禅像《大圣归来》里的江流儿,又像《西游记》里唐僧的前世。但从一开始,这个团队就有意识地将一禅和江流儿区分开来。“江流儿是个傻孩子,心理年龄比一禅大很多,一禅是邻居家的小孩。”

目前,一禅在微博上有200多万粉丝。通过短视频、漫画、文字,尽可能多地曝光一禅,积累群众基础。但这一切可能只是一个开始,因为IP培育是一个10年的事业。毕竟漫威漫画不就是靠屈指可数的超级英雄打破一个又一个票房纪录的吗?

对于更多的短视频创业者来说,创作IP就像拍电影一样,是一个看得见,摸不着的梦想。但是,要突破短视频的瓶颈,这个梦想必须要继续下去,要尽一切努力去实现。

本文来自作者:网创妙策,不代表网创妙策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cmcom.com/17260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