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是什么节(七一是什么节日拼音)

人物简介

七一勋章获得者,湖南华菱湘潭钢铁有限公司焊接顾问,湖南省焊接协会监事长,党的十五大代表,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被授予“七一勋章”,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技术能手、全国十大杰出工人等称号。

在国内金属焊接界,艾爱国集丰厚的理论素养、实际经验和操作技能于一身,尤其是对焊接难度最大的紫铜、铝镁合金、铸铁焊接有精深造诣。五十多年间,他从学徒做起,刻苦钻研、攻坚克难,终成技能大师,攻克焊接技术难关400多个,改进工艺100多项,为企业培养后备人才队伍。

传承

技术,就是要传承。把技术传承下去,这是我义无反顾想要做的事。

学徒时,我的师傅就毫无保留地教我,湘钢工作50多年间,给我提供了非常好的平台,我的一身技术都来自于此。我希望能让更多的工人学到先进的技术,这样,我们国家的人才就会越来越多,我们的行业就会越来越兴旺。

“能吃苦,生活平平淡淡,做事认认真真。”这是我收徒弟的一个标准,没有不良嗜好,这样才能集中精力去好好学习,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

文章中心

艾爱国。

6月29日上午10时,“七一勋章”颁授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向29名为党和人民作出杰出贡献的共产党员颁授党内最高荣誉。

今年71岁的艾爱国是其中之一。“七一勋章”颁奖词称,艾爱国是工匠精神的杰出代表,在焊工岗位奉献50多年,精益求精,追求卓越,勇于自主创新,攻克了数百项技术难关,成为一身绝技的焊接行业“领军人”。

“这枚勋章代表了党和国家对我工作的肯定,焊接是我一辈子离不开的岗位,只要国家有需要,就会一直干下去,以‘大国工匠’的标准要求自己。”艾爱国如是说。

“好工人”的奋斗路

在人民大会堂获颁“七一勋章”时,艾爱国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地方,株洲攸县黄丰桥公社,18岁他在该地当知青时,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够走进人民大会堂。

艾爱国的父亲是名商人,历经多年战乱,对成立的新中国充满了憧憬和期待,于是为生于1950年的儿子起名爱国。19岁那年,作为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艾爱国收到湘潭钢铁厂的聘用通知。当时,当工人是件光宗耀祖的事情。临行前一晚,父亲找到艾爱国说:“你要记住,当工人就一定要当个好工人。”

为了成为一名真正的好工人,艾爱国在焊工岗位上一干就是近52年。

“北京二建派了一批焊工援建湘钢,我看着他们作业,裁缝一般将钢铁‘缝合’起来,这太有趣了。”刚进湘钢时,艾爱国是名管道工,为了能跟师傅学习焊接技术,艾爱国每天主动帮忙,野外作业所需的氧气瓶重量超过80公斤,艾爱国扛起来就走;乙炔发生器要注水,水源在1公里之外,他以一己之力承担。

当时,焊接技术书籍奇缺,碰到焊条说明书,艾爱国也会收起来研究。装备缺乏,没有面罩,艾爱国就拿一块黑玻璃看电焊师傅怎么焊,手和脸经常被弧光烤灼脱一层皮,胳膊上也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疤痕。

1982年,艾爱国以优异成绩考取了气焊合格证、电焊合格证,成为当时湘潭市唯一一个持有两证的焊工。

攻破技术难题

1983年,冶金工业部组织全国多家钢铁企业联合研制新型贯流式高炉风口。还是普通青年焊工的艾爱国,要求自己去试一试。

艾爱国至今都记得第一次试验。那天下大雪,白雪的反光使天空以成倍的速度暗下来。他站在高炉旁,汗不断地冒出来,6个小时过去了,凝结的盐渍把衣服支棱起来,高炉风口的锻造紫铜和铸造紫铜却依旧不重合。他失败了。

“只想回家睡觉。”躺在床上,艾爱国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脑子里都是白天的场景。“我就干脆爬起来查资料,找失败的原因。”

1984年3月23日,准备多时的艾爱国再次尝试,他用石棉绳缠包焊枪,拿石棉板挡住身子,把交流氩弧焊机改造成直流焊机,改进了焊枪,使之能够承受高温。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终于成功焊好了“高炉贯流式”新型风口的紫铜容器。

后来,艾爱国凭借这项技术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退休后,艾爱国通过返聘继续留在湘钢,战斗在生产科研第一线。2018年,湘钢宽厚板厂从欧洲某公司进口的大电机轮骨架焊缝出现裂纹,造成整条轧制线停产,每一分钟都给企业带来极大损失。湘钢不得不求助该公司售后。然而对方维修后的机器只维持了4个月的运转。

68岁的艾爱国听说后,立刻带着6名徒弟前往。勘察现场、分析问题、拟定方案、模拟计算、焊接作业,经过16小时奋战终于解决裂纹问题,整个生产线快速复产。

2021年3月,湘钢工程技术公司在焦化工序化产改造工程的蒸氨塔钛合金管道焊接安装中遇到难题。焊接钛合金难度很高,湘钢此前还从未遇到过。艾爱国广泛搜集国内外有关钛合金的焊接案例,撰写焊接工艺材料,又参考自己为外单位修复焊接钛合金管的经验,在焊接实验取得成功后,艾爱国立刻开展焊接任务,直到深夜1点多钟才完成。焊缝外观达到一级标准,焊缝探伤检验全部合格。

如今,一有重大项目,艾爱国就会出现在现场,或爬高操作或调试验收,每一个细节都狠抓落实。当旁人询问艾爱国是否会感觉到累时,他这样回答:“我就是喜欢焊接,干活是累,但有动力就没有怨言。”

毫不畏缩的“劳模”

在华菱湘钢,艾爱国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艾劳模”。

1985年,艾爱国被评为湘潭市劳动模范。消息传开了,厂里给艾爱国发了一床毛毯,毛毯上放一张红纸,上面写着一个“奖”字。

父亲得知艾爱国选上劳模,给他写了长长一封信。“当上劳模就等于坐上轿子,轿子要坐稳,要起示范带头作用,摔下来,就是摔一家人的脸。”

1989年,湘潭钢铁厂从德国买了一个二手高炉,艾爱国作为焊工代表被一起派到德国波恩去拆除及装运高炉。高炉30多米,想要顺利拆除,必须人工爬上去。

“我去。”在同行面面相觑的时候,艾爱国主动请缨。“我也怕,但我是劳模,是党员,要起示范引领带头的作用。”

2008年湘钢成立焊接实验室,后来又加挂“艾爱国大师工作室”的牌匾。但是,难题也来了。

“所里给每名员工都配一台电脑,我拿到电脑的时候,非常忐忑,当时,我连电脑开机都不会,也不会用拼音打字,看到别人用电脑,自己不敢凑前看。”艾爱国回忆起第一次用电脑的场景。

“劳模,不能畏缩,不能一直躺在已有的‘光环’上,只有不断学习才能与时俱进。”

于是,58岁的艾爱国从开机学起,从打字学起,不停地向周围的同事学习。遇到不懂的英文字母,艾爱国还用中文谐音标注音译名,写在本上,方便背记,Excel是依克赛尔,Word是沃德。这样陆续学了三个多月,艾爱国终于会用软件绘制工程图,并熟练地通过电脑和智能手机学习国内外最先进的焊接工艺。

2009年,艾爱国被评为新中国60年湖南最具影响劳模。从那时起,在湘潭钢铁厂所有人的口中,“艾爱国”的名字被“劳模”取代了。

至此,艾爱国更是先后十二次获得湘钢劳动模范称号。

传递技术的“光和热”

在艾爱国家里和办公室,最多的是书柜,靠墙放了四个,里面密密麻麻摆满了技术书籍。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书中有不少是相同的。

为何有相同的书,艾爱国是这样解释的:“徒弟有疑惑,就要尽快解答,一本书置两套,方便随时查阅。”

不仅如此,艾爱国的电脑不设密码,技能大赛试题、项目攻关材料、焊接工艺卡……几百G的材料,艾爱国井然有序地整理在电脑文件夹内,供大家查阅。

文章中心

艾爱国向年轻工人悉心传授焊接技术。

欧勇是“艾爱国大师工作室”的接班人。在他眼里,艾爱国如兄如父。一件衣服能穿十几年,工服扣子掉了就自己缝。

欧勇至今还清晰记得第一次见到艾爱国的场景。1996年3月6日他第一天进厂,这天中午刚吃过中饭,众人一同挤在屋檐下避雨时,欧勇听到有人喊了一句:“艾师傅,您好!”抬头一看,一个身穿蓝色工装、满脸笑容的男子,朝大家挥手:“欢迎你们啊,好好干!”

刚入行的年轻人,碰到耐心的师傅,哪里肯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不管是厂里的员工、工程队的小伙还是合作企业的技术团队,大家见缝插针请教问题,将艾爱国的工余时间挤得满满当当。

“艾师傅好像从来没有累的时候。”欧勇说,新焊工捣鼓了半天没长进,看到艾师傅下班回来,赶紧请教,艾师傅便一身汗臭味,蹲在旁边,拿起焊枪手把手教。

除了耐心,艾爱国培养徒弟还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能进入焊工实验室进行焊接研究的,都是焊工中的佼佼者。要让研究人员多一些自主性,让他们有自由发挥和试错的机会,不能让他们觉得这个老头子管得太严。”艾爱国这样介绍。

2003年,艾爱国开始无偿带200多名下岗工人和农村青年做徒弟。徒弟们没有工作服,艾爱国就到处找工人换下来不再穿的工作服拿来用,还把自己的新工作服拿来给徒弟;徒弟们学理论慢,艾爱国就一遍一遍地讲。

200多名下岗工人和农村青年中,逾100名考入中车、三一重工等大型企业。他推荐到三一重工的40多名农村徒弟中,有10多人当上了班长。

“井水扯不尽,力气用不完,既然如此,我就把它尽可能多地使出来,不将这些绝招传下去,岂不太可惜了?”在焊工领域深耕半个多世纪,艾爱国带过不下600名徒弟。湘钢高级工以上级别的焊工,很多都跟艾爱国学过技艺。他们当中有的已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三八红旗手”等多种荣誉。

2012年艾爱国获得湖南高技能人才培养名师奖。“一个人能够多为社会贡献光和热,是修来的福气。”艾爱国说。

匠人心声

新京报:你在取得成就的过程中,是如何呈现匠心精神的?

艾爱国:认认真真去做好每一件事,将工艺操作做到极致、做到最好。其实,对工匠来说,做手艺的生命周期,还是短暂的,年过半百后,眼睛和体力都跟不上,要更好地提升工艺技术,就要学理论知识。我65岁退休后被湘钢返聘,如今还在生产一线,50多年的工作经验,就是不断去学习理论知识,解决重大的焊接难题。

新京报:在你的生活和工作中,哪些东西是你一直坚守的?

艾爱国:生活平平淡淡,做事认认真真。

新京报:什么时候是你认为最艰难的时候?能够坚持下去的原因是什么?

艾爱国:就是因为热爱,对焊接有兴趣。2008年,公司把我调到焊接研究所,所里给每名员工都配一台电脑,我拿到电脑的时候,非常忐忑,当时,我连电脑开机都不会,也不会用拼音打字,看到别人用电脑,自己不敢凑前看。为了提高技术,我从开机学起,向周围的同事学习,还会用中文谐音给Excel、Word等单词标注音译名,方便背记。

新京报:你希望未来还取得怎样的成就,对于未来有怎样的期待?

艾爱国:我会不断学习,学习一些新知识、新技术。这两年,智能化产品,焊接机器人等发展很快,希望能在这方面尽自己的一份力。

新京报:你感觉你获得的最大的快乐是什么?

艾爱国:我的快乐就是做焊接,湘钢对我一直都有很好的培养,支持我的焊接工作,所以我一直感恩湘钢,在湘钢工作,把我的技术传下去,让更多的员工了解焊接。

新京报记者 赵方园 图片 受访者供图

编辑 薛晨 郑明珠 校对 付春愔

本文来自作者:展风来了,不代表网创妙策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cmcom.com/15533.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