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阳永兴中学(富阳永兴中学校徽)

2012年,感动中国栏目迎来十周年之际,栏目组特地设立了“特别奖”,获此殊荣的是一个名字叫白方礼的老人,他已经去世6年了。

20多年来,8000多个日子里,在天津的各个角落,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总能看到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挥汗如雨,边用手帕擦汗,边卖力脚蹬三轮车的场景。

老人挣点钱不容易,然而他却把这么多年含辛茹苦蹬三轮车的钱,全部捐给了贫困学子。

富阳永兴中学(富阳永兴中学校徽)

内战爆发后,白方礼除了日常的跑黄包车外,还要躲避国民党的飞机。

有次炮弹从他不足三米的地方爆炸,好在他只受了轻伤,不过,黄包车却被炸坏了,丢了饭碗,白方礼只能重新开始食不果腹的生活。

1948年,天津解放,白方礼的人生真正开始有了起色,他被分配到天津市河北运输厂干三轮车,虽然收入不高,但毕竟再也不要担心受人压迫和有生命危险了。

富阳永兴中学(富阳永兴中学校徽)

白方礼非常感谢党和国家给自己安稳的生活,用自己最朴素的感恩之心,积极参与国家的各种活动,多次被评选 为先进模范。

1951年,经人介绍,白方礼和村里一个姑娘结婚了,这时他已经38岁了,又过了几年,他们有了4个孩子。

白天白方礼在外蹬三轮车,妻子在家一边务农 一边照顾孩子,日子虽然算不上富裕,倒也其乐融融。

白方礼唯一感到遗憾的是自己没有文化,所以他对孩子的教育十分看重,省吃俭用也要供孩子们读书,那个时代社会上的主流思想还是打工挣钱,白方礼的思想可以说是很先进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白方礼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家里3个孩子都考进了大学。

看着自己蹬三轮车取得的成果,白方礼心底生出了一个愿望:“等将来自己有钱了,要帮助更多孩子考大学。”

一转眼,白方礼从运输厂退休了,忙活了大半辈子的他还是闲不下来,到油漆厂做起了补差的工作,他的想法是自己多挣点钱作为自己的养老金,不想拖累孩子们。

1987年,已经74岁的白方礼回到河北老家白贾村探亲,他在火车上一路想象着改革开放后,老家应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可没想到回到白贾村才惊奇地发现,白贾村和几十年前一样贫困,村民们住的还是茅草屋。

富阳永兴中学(富阳永兴中学校徽)

他走到田间地头,看到很多孩子跟随父母劳作。白方礼心里纳闷:“今天不是周末,孩子们怎么没在学校里读书呢?”

白方礼走过去,问了其中一个孩子:“小娃娃啊,你怎么没在学校读书呢?”

孩子一脸天真地回答:“家里太穷了上不起学,村里的小学老师都跑光了。”

“不读书以后怎么有前途啊!”

“读书有啥用啊,等我长大了出去打工,赚钱才最有前途。”

白方礼不想再问下去了,心里像吃了秤砣般难受,让他最担心的还不是上不起学,而是“知识无用论”对孩子根深蒂固的影响,“这样白贾村会没有未来的。”

从白贾村回到天津后,白方礼反哺老家心切,想把自己这些年赚到的5000多块钱全部捐给白贾村建希望小学。

他把这个想法和家里的孩子们商量,遭到了他们的一致反对,女儿反对最激烈:“爸,那5000块可是您的全部积蓄啊,这些年您起早贪黑这么辛苦,留给自己好好用,老家的困难又不关您的事。”

这些话都劝不住白方礼:“钱没了还可以再挣,大不了我再回去蹬三轮车,可是娃娃们读书可等不起啊,你们不要再劝了,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于是白方礼带着5000块回到白贾村的村委会,成立了教育基金。

村委会经过讨论,决定把上级扶贫的拨款和白方礼的捐款凑在一起,建成一所希望小学。

村长决定以白方礼的名字来命名学校,遭到白方礼的婉言拒绝,在他看来,能看到孩子们能上学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富阳永兴中学(富阳永兴中学校徽)

每过三个月,白方礼就把手里的3000块钱捐给全国各地的贫困生,有来自西藏、贵州等偏远地区的,也有中南大学、同济大学等高校。

每个接受捐款的高校都会回赠白方礼一枚校徽,白方礼自豪地把这些校徽别在自己的胸口上。

富阳永兴中学(富阳永兴中学校徽)

而白方礼留下的精神遗产还在影响着每一个人。

2008年,以白方礼一生为主线的电影《白方礼》上映了,该片的制片人兼导演李佳伦为了这部电影的上映变卖倾家荡产,这是怎么回事?

富阳永兴中学(富阳永兴中学校徽)

在白方礼影响的人中,李佳伦算是最特别的一个。

他们的缘分来自1994年,那时白方礼已经是国内著名的支教人士了,当时以白方礼为原型的电视剧《心愿》正在开拍,还是毛头小子的李佳伦在电影里面饰演一名不学无术的混混,后来在白方礼的教育下,成为好人。

一次白方礼到剧组探班,李佳伦和老人交谈甚欢,于是李佳伦提出认白方礼为师父,白方礼满口答应。李佳伦当时还说要跟随老人的脚步,也去支教。

富阳永兴中学(富阳永兴中学校徽)

然而,之后李佳伦到深圳下海经商,有了几百万身价,整天开豪车,搂美女,吃山珍海味,早就把白方礼这个“师父”忘得一干二净,也把支教这件事抛之脑后。

当李佳伦从电视上看到白方礼去世的消息时,他顿时懊悔不已,悔恨没有履行和老人的约定,悔恨自己过着腐化的生活,却没有为国家做任何有益的事情,他感到很惭愧,总想为白方礼做些什么。

他决定重回娱乐圈,把自己的家产全部都变卖掉,找编剧写关于白方礼的剧本。

由于不是商业片,投资者寥寥,李佳伦决定向亲戚朋友借钱,自己做投资商,终于在经过三年的努力后,电影《白方礼》上映了,结果却票房惨淡。

据李佳伦自己回忆,拍完这部电影兜里只剩300块钱,cctv6记者曾专门去采访李佳伦,他说:“这是我当年欠白方礼师父的,是我自己迷失了,感谢师父让我迷途知返。”

2011的感动中国上,一帮小学生推着当年白方礼蹬的三轮车,来到《感动中国》,白方礼得到了久违的特别奖。

2019年,白方礼被授予“最美奋斗者”称号。

富阳永兴中学(富阳永兴中学校徽)

其实这些荣誉头衔对白方礼来说并不重要,就像卡梅隆不需要奥斯卡证明一样,白方礼老人也不需要他人的加冕,他的精神将会永存于世间,涤荡每一个人的心灵。

本文来自作者:展展营销,不代表网创妙策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cmcom.com/15363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