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网创妙策网创妙策  2021-02-23 22:50 网创妙策 隐藏边栏  14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1. 立场是一切的基准

这个我讲过多次了,因为是综述,还是拿出来说咯。熟悉的可以跳过

90后因为天生在时代很容易拿到商业上的好处,很容易对强权产生同理心,很容易被收买,而丧失了反叛精神,拿着好处一直呆在safety zone里,从而随着时间的演变而经常陷入被动。

当然,我们没必要为了反叛而反叛,为了阶级斗争而阶级斗争——但“阶级斗争” 这么狠毒的概念之所以被拿出来说,是因为他确实在历史上被广泛验证。

一切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技术其实都是促进失业的,因为生产效率提升了嘛,不需要那么多人了嘛,更直白的说就是为了让资本家越来越富,让无产阶级越来越穷。都去失业。

蒸汽机、自动化的纺织技术、财务软件、通用AI,其实都是。

有了纺织机,纺织工人就要事业。有了会分析股票的AI,分析师就要失业。这种失业规律,来了就是死,不管你是蓝领还是白领。新技术大风口,一直都不是治病啦、让泡面肉变大啦这些人民群众需要的技术。

成为创业风口的都是降低管理费用的技术,因为资本家喜欢啊。那些降低管理费用的技术,在出生之前,其实人民群众都不会想到需要它。说点更接地气的,一个人的消费水平不以他能拿到的绝对值为基准,而是以他的收入在人类整体中的排位为基准。

这个经济学原理大家都学过吧。你就算有200亿,当人们都有500亿的时候,你就是穷人。不要相信官方给出的收入数据,因为有1/3的城市人口不上班,很多人的财产也是不公开的。

收入报少点,gdp报高点,大家都很开心呀~

有一些行业曾经肥肠吃香,比如2010年的产品经理,和iOS/安卓程序员,这几年已经不再位于劳务领域的领先地位,虽然每年的钱也在涨,但看得出来——岗位整体的玩家变多,岗位整体由于技术变革发挥的优势变小,朝阳岗位变成夕阳岗位。

因此,给出3个看法:

a、给自己留条活路。

比如继续学新的技术——但基于以上的总论,学新技术永远是被动的,有钱人拼个缝儿,连学都不用学,就可以参与新时代,但你竟然要花时间学!!! 因此,你要往拼缝儿那个style转。技术工种永远被动。——劳力者治于人,你付出重复劳动的比率越高,越被动。

b、保持与时代的接触绝大多数并不在网络上。

网络上的公开信息越来越多也不值钱。社交才是获得真正有效信息的方式,你可能要强迫自己成为一个名媛。 有了新的有效信息——你才可以灵活地调整你的策略。

在人口流动性超强的tmt行业,兄弟可以捞你一把,而不是投简历给hr。 在瞬息万变的风口里,只有线下接触,才能知道真正的动向,在正确的时间,进入泡沫。

你以为那些投资暴发户是因为上网获得的情报吗?

c、多为自己考虑。

人为性降低劳务收入占据收入比例,职场更像人设。职场人设可以让你干更多自己的事儿,比如搞个副业,人人因为你是某司老大掌握着资源而去捧场。当然,如果你精通某方面投资,你应该搞搞。

  1. 职场里,引导别人走向共荣

自由市场的好处在于,人们为了利己而竞争,从而客观上让世界更美好。而身处其中,却因为一些细节上的问题,我们常常迷失自己,做了很多客观上不利己的事儿。

只有身怀共产主义理想的人 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像我们这种政治面貌属于“群众”的人吧,肉身没感受到共产主义,思想上还是没有这么高的觉悟。

我把职场里 “类似雷锋” 状态称作 “神户牛与松坂猪”。

日本有种猪叫牡丹猪,很好吃。养的时候要让它成天奔跑,奔跑的那个过道两边是电网,只要这猪胆敢睡觉就会被电击。猪好像天性靠不住,你让它快乐它就开始好吃懒做睡觉,吃了就睡就会变成肥猪,就不好吃。

神户牛则是一切都顺着,传说中更有听音乐喝啤酒做按摩的说法,因为牛的天性没有那么懒惰,因此顺着保持心情愉悦会较好吃。

归根结底都是要给人吃。而人吃,不管是猪肉还是牛肉,都希望其甘甜、有香气、多汁、有弹性、肥瘦均匀。换句话说有明确标准。

如果一个猪或者牛一生的目标就是为了让人觉得好吃,那么猪一定比牛过着更禁欲的一生,因为标准固定,而猪的天性又离标准太远。 (但如果不是这目标则随便)

所以有时候看俩在同一行业拿同样薪水的人,真的就是同一目标下的猪和牛。 换句话说,市面上所谓的“激活个体”,其实老板只是根据你的天性使用了一些“更具效益”的方式去引导你而已。

有的人被 “优待” 仿佛神户牛,有的人被“严加管教”仿佛变成了松坂猪。

但最终的目的都一样——让你越来越虚弱,没用的时候,也许你跑也跑不了了——就像有的人总在说,“我30岁了,可我离了平台,什么也不会”。

在这里特别讲一下松坂猪,我在给一些传统行业作顾问的时候,经常能看到松坂猪管理法。这些传统行业呢,可能家大业大,逻辑严密,谁干都差不多,有很多劳动密集型人口。

今年经济不景气,更是 “松坂猪式管理法” 的抬头期。

老板更会放出很多——不要轻易辞职,2020年以后会有多少人失业的问题。尽管这有可能是真相,但人毕竟是有感情的动物,很多行为来自于“希望”或者“恐惧”。

当人们恐惧自己即将毫无价值的时候,对于很多不合理的剥削产生理解,认为命运理应如此,必须要抓住老板的恩典。

要知道:“明天的你,必将感谢今天努力的自己”和 “2020年很多人会失业”

一般情况下会同时出现

但老板们其实一方面才陈述一个宏观事实,一方面又在把宏观情况强加于微观情况

“你,这个个体,应该顺从「买方市场」这一客观现象”

此事的一个“未被强调”的逻辑在于,为什么你一定要当松坂猪呢? 也许你表面上勤勤恳恳,背地里可以干出很多支撑你获得更多主观能动性的事儿。有一句话我很欣赏,所有人都是可以被正向引导,从而为自己服务的。作为员工,你的主要矛盾应该是:

引导老板将“自己的利益” 与 “公司的利益” 紧密连接起来,而不是默默付出。你的利益可能是资源、平台、钱、股权、年少成名、软实力等等各种,而必然不是“成就自己一时的悲壮”。——我简直找不到比这更奴性的事。

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老板们,如果是“厚黑学” 的拥簇,肥肠清楚,“道德语言”的重要性。比如他们会重点表扬部分加班的员工,而去怒斥那些加班时间不够长的员工,尽管这与效益没什么关系。其实他们也是焦虑的呀!! 老板们焦虑生意怎么才能变得更好。

之所以这样赞美加班者——恰恰是因为他们没有更好的“动脑子”的赚钱法。

如果你给出来呢?????? 不要怀疑这事儿本身在一个老化的行业里是否work,没有人跟钱过不去,你只要理性提出即可。

在此举1个例子,当一家快消公司的销售真的已经快到自己能力天花板的时候,他已经厌倦了劳动密集型工作,何况他也无法再拿到奖金——那么,他很快研究市场,忽悠老板开了一个新的业务线,自己牵头,依旧利用公司的上下游资源,有不错的成绩。

如果没有内部孵化的可能性,那么你就去强调自身的重要性。强调自身的重要性的方式就是多招人。

你有无数为你干货的下属,开你都太不敢开。而这帮人如果真的做出啥来了,更不敢开了。这听上去实在有点儿“坏”,但也可以走向共荣,如果你可以保证老板的收益能够随着人头的增量数型上涨的话。总之,你要开这个口——在你已经很累的时候。

如何开口?

就像《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本身一样,在这部电影播出之后,衙门是有所作为的,只不过后来闹太大,半禁播了而已。

为什么衙门有所作为,因为《药神》是一个会哭的孩子。

问题、诉求、表忠心、画大饼都做到位,而不是一味地指责或痛哭。

基于 “人与人合作的基准是有共同目标” 这一原则,你可以站在经营者的立场上,不断勾引他将他的目标与你的目标达成一致。

在这里先总结一个观点:

口艾口艾,尽管我自认为我个人的道德底线肥肠高,但我会打断每一个前来跟我使用“道德语言”的人。——因为当他使用这个语言的时候,只有2种可能:

  1. 他真的很有道德
  2. 他把你当傻逼

咱们凭心而论,在绝大多数时候,真的是no.2比较多。

效益语言就是共同目标。除了钱,也可以是流量、名声、资源、光环、长脸。

松坂猪这一part讲完了,接下来的这个问题,会讲讲神户牛。

3.招进来的小毛头使唤不动了怎么办

读者提问精简一下:

创意行业,中层干部,原本招来的是好孩子。充分放权让他们发挥创意,但他们忽然变得很不听话了,我该怎么办。

回答:

经纬那个张颖老师说过一句话我还蛮同意的,好公司都是70%的专制,30%的民主。他当时展开讲讲了很多,我加上我个人理解,大概提炼一下就是:

30%民主就是给团队意思意思的,让他们发挥一下主观能动性,有一定的虚荣心上的满足,与此同时确实有可能会有创新的空间。

问题的关键在于70%的专制,我的理解,为什么呢? 因为你是公司老人,理论上,你更懂公司,你更懂业务,人们需要你的指导。 

你就想想,为什么大国如姆们需要维护稳定呢,册那就是你把一个集体想象成一个身体嘛,册那每个细胞都有自己的想法这身体还能活么,肯定得是让每个细胞都做自己该做的事儿嘛。

蹬鼻子上脸也是种人性,我来讲讲为什么你的困境是这样的。

我有一个感觉,现在的年轻人很容易收买(神户牛)。

一家媒体公司请几个记者,钱很少,但这些记者能采访到大人物,就觉得很开心,愿意被剥削,其实他可能a part of him也觉得自己跟那些大人物没关系,但是another part of him觉得自己牛逼啊,有虚荣感啊,说服自己接受这些东西。一家基金,股东不方便显名,就要找年轻人来顶包,才出来混的,就可以混个vp甚至董事长。

侬看出来了伐?title在通货膨胀。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了不起,其实他们什么都不懂。你员工还没这title膨胀呢,但他们的朋友有啊,他们会觉得自己这个年纪属于了不起的一代啊。因此,你作为中层管理者,对他们友善一点,他们就觉得自己不是你下属了,就真的觉得扁平了。

创意本身不值钱,作为创意公司能给客户赚到钱的创意才是 “商业维度合格的创意”。整个社会对年轻人的过度追捧,经常让他们忽视了这个事实。

很多公司的品牌部管理培训生都是要找中层干部带,意思就是,小赤佬你们别太飘,你们脑子里那些小想法在商业面前就属于傻逼。

树立权威很重要,但你树立权威的维度必须得是你更懂业务这个维度的,时刻记住这句话,可以很好地打压年轻人,只有老奸巨猾才能管理年轻气盛,告诉他们:你现在脑子里能想到的一切都是off key的,没有卵用的,你要听我的,我是能让你创意变成钱的人。

意识需要洗脑,这是为大家好。

有人不听话,想办法做掉。有人听话,想办法给点好处。team财权能不能拿来?能不能假装招新人树立危机感。有些关键的东西还是要拿过来的。

不要着急,慢慢来。重点就是一句,别把年轻人当回事,时代惯的。现在新行业太多,量化标准不像老行业般充沛,因此变成了好像人人都能解释几句,都是艺术家,你就去他妈的。 

话说,《纸牌屋》简直就是一个人际关系学指南。

话说,《纸牌屋》简直就是一个人际关系学指南,这里面经常出现一个词,叫:give and take

这种give, 永远不是说,我奉献啊,我养着你啊,我等待有一天回报啊,不是,你看那个男主人公永远是,“我现在给你xx,但我需要你xx”——总想着从对方身上获得新的交换。

双赢的事儿,有什么道德问题?

因为蹬鼻子上脸是人性嘛。不要挑战人性嘛。不要给别人太多时间去习惯你的好。

  1. 有关创业的几点注意事项

没有在2013年以前创过业的人,对创业还会存在幻想的,那种认知还是下面这种扯淡的:

step1 立big项,找合伙人

step2 找vc

step3 弄

肥肠肥肠扯淡,我来告诉你2018年,坑在哪儿:

  1. vc没钱,2018年他们自己都在疯狂找ir,当然了,他们不愿意承认自己没钱
  2. 轮数后置,原本投早期的都更愿意在看出苗头以后投一些偏后期的。个把两个投早期的,要么是特么行为艺术,要么就是创业的这个人实在太牛逼了,要么就是区块链——风口太大,他们想整
  3. 绝大多数创业,尤其在早期阶段不需要all in。 all in都是2015年以前说的,方便更好地剥削你的剩余价值而已。
  4. 都讲什么资本助推,资本助推,需要的资本有点儿高。没人打定主意要推你,耗费心力替你找接盘侠,你跟他玩儿个毛线。

all in的污染性太高,因此,关于all in, 我再补充一些细节:

不仅投资不要孤注一掷,就连搞业务本身都是鸡蛋放在几个篮子里。

不讲那么悲观的,就讲一个日常现象

你们有没有拿过一些大哥的名片,你发现他的title有可能特别多,或者,他有若干种名片,总计title量肥肠高,名下公司有n个

你就说他出了主要的那个title以外都是虚职吧,那卧槽,10个虚职也顶了一个实职了吧。有时候我看着人家这么大的摊摊儿,都能身兼多职,因此我的感觉就是:

all in原本就是一个不该存在的状态,正常的状态就是有优先级的身兼多职。

如果你在公司可以多线程工作,为什么你自己创业就只能开一个公司呢?为什么创业就不能兼职呢?all in抬高了创业者的风险,更可怕的是让创业者没有足够的经历去关注新的变化。——有些变化要兼职投身才能了解。一个项目要all in才能成,那就是有问题的,别人可以拔根汗毛比你大腿还粗,而你没有还手之力。

接下来还是说说我的意见吧,整体就是4条:

  • 自己擅长啥弄啥
  • 除了钱以外有别的用
  • 轻资产或者钱够
  • 少玩概念,离钱近

a、擅长

说到擅长,一个是产品能力,一个是销售能力。我觉得销售能力是最重要的。

因为产品能力你尚且可以找人,但客户捏在你手上,你放心啊,你也懂他们更需要啥产品——可以去影响你的产品合伙人。

绝大多数行业,即便是纯服务,滞销都可以拖死一个公司——毕竟有管理费用。

例如你认识一堆孩子妈,跟他们关系还很好,你搞教育啊,母婴啊,托管啊,相对好做一些。但我就搞不了。一开始的消费者肯定是你的朋友,而你的朋友可能代表着一种消费群体,他们是可以构成传播的。

有些看似很好做的,你做不了。

因为一开始数据很少的时候,你没有那种跟客户的同理心。失去了感性判断的机会,一开始嘛,只有感性嘛。

b、赚钱以外,有些别的价值

不是社会价值啦!!这还用说,有人买你的东西还开心不就是价值么,不要扯这些。

说说钱以外的利己价值。

有些价值很关键,例如social。

有social价值的是很好的,比如你跟朋友一起加盟一个烧烤店或者火锅店,搞点民宿,搞个可以送人的消费品,可以招待人(千万别all in这种项目,投点钱得了)。既然要做一件事,不要只图它只有一个价值,只能赚钱,这事儿没劲。

人们应该习惯性地剥削他人生中的所有资产,物尽其用。

带来新的价值有助于培养长期价值。这些价值还包括别的,比如:我见过有有钱佬孵kol的,对于她来说也没多少钱——好处是,有些kol是挣钱的,一来,可以分钱;二来,可以讹几条广告;三来,自己出了事儿可以洗白。

谁特么能想到,这年头,黄世仁被人欠钱都可以找kol维权呢?

这年头杨白劳太牛逼了。。。。防不胜防

总之吧,多重价值。在自己的需求和财务状况里,你也可以进行战略式的部署于投资——这并不一定需要很多钱

c、轻资产或者钱够

毕竟,赚钱是一个很重要的点。那么就不能以牺牲你已有财富的基础上去创业了——一夜回到解放前,谁也不想的。

那么呢,轻资产

比如说开个顾问公司,开个设计工作室,开个翻译公司——这些都是轻资产,只要你有客户,都可以变成收入。

一开始非想做重,那就得有钱,要么这钱对于你来说不算钱,你自己投点玩玩; 要么你能接触到足够的资本,用他们的钱来玩——当然,出于道德角度考虑,毕竟努力让自己人赚到钱。

vc你在早期阶段,可以拉黑了,因为太事儿逼,又屌丝。可以考虑去找民间资本,跟你很熟、相信你的人,并且有资源和兴趣跟你一起搞大。让那些vc按照他们的宿命去往pe转,或者自生自灭就可以了。除非你真的想找什么牛逼员工——但早期不需要的嘛。

d、少玩概念,离钱近

概念很贵,除非自己牛逼,否则搞不到那么多钱。市面上的概念都是资本家憋了好久的劲儿弄出来的。打消,去做成熟行业。有成熟经验和预期。

另外,就是巨头因为已经规模化了,恰恰有足够的改造空间,你可以分一杯羹。

以上一切对于100%理想主义者都不适用,你当我没说,我敬你是个雷锋。希望你找到支持你的真正的公益基金。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网创妙策
网创妙策 关注:0    粉丝:0
网创妙策属于一个网络经验分享站点,致力帮助草根与小白提供疑难杂症解决方法与技术经验分享网站。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