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网创妙策网创妙策  2020-09-24 17:01 网创妙策 隐藏边栏  46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时光荏苒自翔哥去马来发财致富之后,我跟翔哥竟然一年多没见了,作为读书时最关照我的好大哥,他这次来广州出差,怎么也得好好招待招待。

到南站接到他后,我说去香格里拉随便吃点,他说算了,早就吃腻了,来广州就得吃本地特色,于是我就带他去吃了烧腊双拼。

回到住处后我们唠了一些家常和学校的往事,翔哥说到以前的种种趣事顿时神采飞扬,每件事都历历在目,却不曾想这都过去十年了。
突然,翔哥神秘兮兮的告诉我:“条啊,跟你说个事,挺神的,我妈昨天跟我打电话,说有条白狗叼了条小奶狗放到我家院子里了,你知道这是啥意思不?”

我给翔哥递上一支烟:“狗来财,猫来孝,想必翔哥家里出了一条发财致富之路,所谓德善之家必有余庆,没跑了。”

“嗨,原来你也懂啊,你还别说,这事是真灵,昨天狗进门,今天我弟就平安回来了!”翔哥从包里给我拿了条1916,继续说道:“在马来搞了小半年网贷,总算搞回来700多万。”

在我印象中翔哥一直在做教育设备,搞网贷啊这事以前没听过啊,不禁好奇道:“哎,之前没听说你弟在马来啊,不是跟着你做技术的呢?”

翔哥突然惆怅起来:“哎,老头子胃癌,去年走了。”

这让我心里一阵绞痛,以前读书在外租房时,他爹经常过来给我们做饭吃,一手沔阳三蒸做的简直完美,而我又是吃三蒸长大的,所以他爹每次都特别在乎我的意见,只要我说好吃,他爹必定眉开眼笑,想到此处,不禁心中酸楚。
翔哥继续说:“为这事去年我跟我姐把房子都卖了,400多万硬撑了一年多,老头好面子,谁都不让说,丧事也就请了自家几个亲戚。再加上今年这疫情,学校教育局那块又不进设备,硬是把我一点家底掏干了,索性就安排我弟去马来跟着老舅搞平台去了,人无横财不富嘛。”想快速致富总要冒风险的。

“难怪会有白狗进门,翔哥,这真是孝感天地,不过这700多万怎么挣的,这也太多了吧!。”

翔哥深吸一口烟说道:“本来是挣了2700万,洗到国内的只有700万。”

这明显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便继续问道:“卧槽!这钱到底咋挣的啊?”

翔哥伸了个懒腰,躺在沙发上娓娓道来:”我们这个就是黑网贷,顾名思义,就是收了钱不给贷的,纯骗。我这半年是什么都见过了,家里要治病的,孩子要上学的,房贷车贷要还的,做生意应急的,见的多了,心就硬了,印象最深的就是一老太太要给老伴看心脏,要贷200万,我们业务员忽悠她把房子卖了,直接干了20万。“

我大为惊叹:“真他妈刺激!这钱当真就这么好赚?”
翔哥微微一笑:“这么说吧,别说是人了,狗都能赚,我们在国内买的料子几毛钱,然后机器批量打电话,有意向的客户直接加微信,谈好之后直接转银行卡,话术也是现成的话术,一共五层套路,差不多可以从每个人身上撸出一万五左右。”

“那要是人家回过神来报警了,银行卡不会被封吗?”

“肯定不会用自己的嘛,我们都是跟d场合作,d场拿15个点,一旦钱到账,马上通知d场提款,d场提到钱了,就算落袋为安,这时候你报警都来不及。给我们供料子那屌毛,搞了一年多就在温州买了一块地,你说这条致富之路恐不恐怖?”

翔哥猫起腰弹了个烟灰,继续说道:“最麻烦的就是怎么把钱带回国,一般是两种方式,第一是通过地下钱庄洗白汇回国,手续费是30%,但钱庄黑吃黑的套路很多,有时候会直接告诉你国内的卡被封了,你也不敢去查,只能自认倒霉,像阿润他们,上次就被黑了1700万;第二种是你得在国内有相当扎实的关系,而且你至少得拿一半的钱孝敬给人家,像我弟这样还能带回来700万,我都是谢天谢地了。”

我像听故事一般意犹未尽,继续问道:“你弟在国外搞了小半年,那边的警察不查吗?”

“我们有两帮员工,25个人,马来的签证有效期只有一个月,所以我就靠这两帮人来回倒,你别看挣的多,我们每个月的纯开支都要100万往上走。”翔哥突然像记起来什么,继续说道:“不过每次坐马航的飞机,心里还是很紧张的。对了,那边的牛肉是真好吃,一点不注水,不像国内,唯一不好就是青菜太贵了,要不晚上我们去吃牛肉吧,我约了两个教育局的朋友。”

这让我有点犹豫:“你们这谈发财致富买卖,还是教育局的人,我又啥都不懂,合适吗?。”

翔哥哈哈一笑:“没事,都是熟人。”
晚上八点,我们来到番禺某牛杂大排档,翔哥叮嘱我能喝就多喝点,别乱说话就行。

我拍拍胸脯:“做人这块我不如你,当狗我还是能拿捏住的。”

翔哥安排了一大锅牛腩,又到隔壁几家大排档点了一堆海鲜,并嘱咐让老板等人来了再做,然后我俩上楼继续吹牛皮。翔哥说这次是给X州市委采购一批设备,顺便拿个教育局认证的批文,这样就能把价格出的高一些。
看到翔哥跟公家做生意,我可太羡慕了:“我靠,那这个能挣不少钱吧。”

“国家对教育的投入一直给力,我这些设备采购单价是400,给到承包商是9000,承包商给到市里是12万,这次谈成的话我差不多能赚20来万。”翔哥继续轻描淡写的继续说:“我这都是小头,大头都在承包商,其实也就是市委自己的人,有时候我们去帮忙围个标,他们就给咱分点小利。”

我惊道:“400的东西卖12万,这可真暴利?”
“嗨,这也得看情况,如果是学校医院这样的单位赚的就少点,毕竟他们设备总在用,设备差了售后也麻烦。如果是机关部门的就搞最一般的货色,反正他们也只是领导来了装装样子,一年到头也用不到两次。”翔哥拍拍书包说这里有八万块钱,等会咱哥俩陪他喝高兴了,趁机送过去。

等到差不多10点,两个男人上楼,翔哥赶紧起身相迎:“哎呀,黄局,等的我好苦啊。”

黄局找位置坐下,放下手机说:“翔总,别这么叫,还没到那个位置,今天开会耽误了,对不住了啊。”

翔哥边给黄局倒茶边打趣道:“再让黄局这么辛苦,我就上劳动局告他们去!”

黄局哈哈一笑,指着旁边的小伙子说:“这是我侄子,左军,他就在劳动局上班。”

翔哥跟左军点上一支烟,左军深吸一口道:“翔总,不怕你笑话,我他妈天天在劳动局加班都没地儿说理呢!”

翔哥赶紧陪笑:“军哥说笑了,说笑了。”

我起身跟翔哥打个招呼,准备出去让老板们上菜,翔哥点头应允,随后回头介绍,说我是他们公司技术经理,人比较闷,不怎么会说话,但技术这块相当牛批。
黄局哈哈一笑:“看的出来,一表人才,年轻有为呀,能有你二位卧龙凤雏,想不快速致富都难啊。”

酒过三旬,翔哥趁黄局去尿尿的空挡,很自然的把书包送了过去,黄局假模假样推了几句,随后俩人边走边客套,直到走到黄局车前,把书包扔进后备箱才算完。

钱已到账,黄局再上酒桌的时候明显更兴奋了,话也开始多了:“你们现在生活条件好啊,我那时候最大的心愿就是天天吃煲仔饭,看着是真馋,现在条件好了,也就不希望自己的晚辈再受苦啦。那个翔总,我这个侄儿从小受穷,所以事业心很强,如果有发财致富的路子,还得让你给带一带的嘛。”

左军赶紧端起酒杯起身:“来,两位老总,有机会就带小弟见见世面,需要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尽管开口。”

业务交接完成后,翔哥准备带两位去搞下娱乐活动,黄局摆摆手:“翔总,今天已经非常到位了,算了算了,嗝~~再说,我们还得去为人民服务呢。”

翔哥问:“那行,小弟我就不留了?”

左军递过来一张名片,神秘兮兮的说:“晚上寂寞了,打这个电话。”

黄局醉眼朦胧,嘴里也开始胡言乱语:“翔总,该吃吃,该玩玩,别舍不得,嫖了算我头上。”

等来滴滴,送走神志不清的黄局,我俩蹲在路边,各自点上一支烟,我问翔哥:“找个地方去洗脚?”

翔哥有点惊讶:“可以啊,我看你也快干了两斤白的,你怎么比我还清醒,还记得去洗脚?”

“清醒个屁,中途我就吐了三次,我专门让老板娘给我熬了一碗粥放着,吐完我就喝一碗,跟你讲,我现在胃疼的一逼。”

翔哥起身丢掉烟头:“那就算了吧,回去洗个澡早点休息了,今年就剩两个月,你有什么打算?”

我叹了口气:“还有个屁打算,看到你们这样发财致富的赚钱规模,我真的是一点信心都没有了。”

翔哥拉着我去对面小超市买了两瓶水,语重心长的说:“人各有命,咱哥俩争取40岁之前退休,人总不能一辈子为了钱活着。”

“但愿如此。”我打开美团问翔哥:“要不要帮你订个酒店?”

翔哥笑着看看我,说已经佳人有约了,我说你可别被骗了,广州酒托不比武汉少。

翔哥开怀一笑:“哈哈,条啊,看开点,男人的钱,不就是让女人骗的吗?”
(未完待续)
PS:本文全篇皆是虚构,不要对号入座,还有,谨防诈骗,时间仓促,下篇更新公众号矩阵。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网创妙策
网创妙策 关注:0    粉丝:0
网创妙策属于一个网络经验分享站点,致力帮助草根与小白提供疑难杂症解决方法与技术经验分享网站。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